IMG_6521.jpg  


那一段時間,腦海曾經浮現過一個念頭,關於家的定義,那個讓我有過許多不同感受不同解讀的概念。有一個人留守在那裡等待自己回來,是否就真的強化了家的概念和感受?
這老房子,因為它的靈魂人物守候著,一直以來都扮演著像避風港的地方,家的概念圍繞在GrandPa身上。直到那座他專屬的椅子靜靜地空在那裡,再沒有人坐在上面。
開著電視機讓它持續著聲響,像是過去一直以來安靜的生氣和熱度,總還是有些東西維持著原本習慣。
什麼都突然靜了,靜默的飯桌靜默的廚房靜默的房間。
我應該算是習慣了外食的人,如果工作以外能擠出多餘時間,播一點用來創作仍常會覺時間不足,於是夜歸後如果覺得餓,便利商店簡單的三明治就足以適當地填飽肚子。吃畢那幾片土司和配料,五分鐘時間絕對是足夠的。如果這樣,腳步似乎也不大需要多駐足在飯廳廚房或是其他角落了。
但怎麼也隱藏不住的,是看似平靜之下的落寞。空曠的冰箱,空曠的飯桌,連靜物都顯得使不著力而無奈。
有一段時間,對於吃東西很不在意也不講究的我,買了一大包素泡麵,當作下班回家後的晚餐。那樣單薄的食物吃了幾天後,心裡也非常不踏實。
不過當人感到有什麼狀況不OK時,通常也是一個改變的機會點。


DSCN5665.JPG
翻出電磁爐,可以煮簡單的麵線加點青菜,至少這比泡麵來的健康


也因為另個不大開心的因素,後來鮮少去便利商店消費覓食。我跟自己說,索性一周都不踏進便利商店吧。聽起來沒什麼的自我承諾,說簡單又不簡單。想起以前上英文補習班的時候,一次課堂上老師問我們可以多久不進便利商店? 仍然有回答超過2天不行的學生。其實我也早就成為了那個總是外食的人。


DSCN5668.JPG

玻‧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